世界上最好喝的汤,都是妈妈煲的

洋芋丝丝

诗词歌赋茶酒花,文艺浪漫有烟火的生活我最爱

妈妈的味道是一种记忆,我们想念记忆里的味道,也想念那时的自己

假期宅家懒得煮饭,一连吃了好几天的快餐,肚子开始不争气地抗议,恰逢朋友要来,于是终于扫清多日的颓废,化了个简单的妆换上衣服下楼买菜。 城中村的街道还在整修,凌乱的路面混合着空气中浮起的尘埃,嘈杂却也增添了几分人情味,有点像县城居民街的样子。 已是初秋,岭南却还未褪去燥热,几许微凉的秋风拂过,才让人惊觉秋天原来已悄然而至。我站在路口,思量着该为朋友做什么吃的合适,平时工作都在公司吃饭,家里也没置办厨具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如今是少女难为无锅之愁。 我哂笑一声,心里忍不住为自己工整的押韵点了个赞。朋友的消息列表弹出来,“我一会就到了,你记得来接我啊!” 我摇了摇头,将脑子里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悉数祛除,急匆匆走到蔬菜店买了筒骨,卖菜的阿姨用宰刀将筒骨砍成小块的空当,我挑好了了玉米、胡萝卜,然后买单走人。 穿过小巷,刷卡上楼,把筒骨放在大碗里,加清水浸泡,目的是祛除血水,这还是以前看妈妈炖骨头汤时,不知不觉记在心里的。 洗干净的筒骨,加盐腌渍10几分钟,洗掉多余的盐分,然后放进汤煲,加水没过,再丢几片生姜,插上电将汤煲按键调到大火模式,接下来就安心做旁的事,一切交给时间。

-->

评论

发表评论,你需要 登录注册

推荐故事